“室友一放吴亦凡、HHH,我就想给她打钱。”

CKOO 2017-10-20 潮流资讯 683 0 喜欢 (0)

事实上无论再好的歌,被过度“ 单曲循环 ”后,也会变成最残酷的折磨。今天就讲一讲,被别人单曲循环到吐、再到想打死他、最后想给他打钱的过程。

...

室 友 单 曲 循 环 吴亦 凡 、 HHH ,

我 送 她 耳 机 ,最 后 想 给 她 打 钱 。

有人甘愿循环听到吐,有人被强迫安利听歌,会被折磨到疯。先分享一个最近听朋友说的故事:

“ 室友总喜欢用电脑、手机放歌,不戴耳机,有嘻哈那段时间,她把红花会那几首歌,循环了好几周。

有很多我还挺喜欢的,被她单曲循环得快吐了,她每次在我这听到什么好歌,第二天就踏马的开始单曲循环。

最近花钱下载了吴亦凡的《Deserve》,开始上厕所,单曲循环;洗头,把手机放裤兜里单曲循环。早上起床开始放,放到睡觉为止。

我真的是要炸毛,于是之前送了她一副耳机,但她还是每天放,我问她怎么不戴耳机?她说戴了很热,这可 TM 怎么办?送耳机已经没卵用了,难道要打钱?”

还有个朋友,他女朋友喜欢 Tizzy T,小两口在家时,女孩天天循环放 TT 的歌,从早到晚的“ party 是我家 ”,男孩听到耳朵冒烟,女孩依然津津有味地哼着“ bitch is a trouble ”。

曾经背对背,你打游戏我看剧的美好,一去不返了。那能怎么办呢?跟所有男朋友一样,男孩只能哄着啊,想要换得片刻安宁,少放半天歌,就得付出代价,比如送礼物。

从送女朋友 TT 同款,到送 TT 的音乐节门票,现在已经没招了,只能等女孩自己听腻了。

我们办公室角落的音箱,谁都可以用蓝牙连接,总有小伙伴会无意间用“ 单曲循环 ”折磨你。你听腻了《Humble》后,慢半拍的同事才开始循环,曾经喜欢的歌会突然变得讨厌。

后来问了问身边的人,对于这种“ 被动单曲 ”循环,还真有不少中招,有的小可怜说:室友喜欢听我的歌单,发现好听的就单曲循环,现在我的网易云歌单已经毁了。”

还有的人呢,被与自己口味格格不入的歌单曲循环。循环着循环中,抗拒的大脑就会被驯服,中了邪般不经意哼起来,把自己吓一跳。

单曲循环,不只能让人打钱,还能改变人的行为模式,

...

CIA 用 这 一 招 ,

罪 犯 们 都 疯 了,宁 愿 被 割 JJ 。

被逼到打钱真不是开玩笑,这种事儿还真有迹可循。最擅长用“ 单曲循环 ”大法折磨人的,要属美国中情局 CIA 。

他们最优雅且恶毒的手段就是,逼你听歌。看起来友善,但囚犯们却表示,宁愿被塞肛门也不愿意听歌!他们认为“ 听歌 ”,才是最惨无人道的折磨。

监狱里集体听歌的地方,被囚犯们称为“ 迪斯科舞厅 ”

虽然这里的歌并不差,有说唱、重金属、乡村各种风格。姆爷的《 THE REAL SLIM SHADY 》也是局子里的大热歌。

当探员为他们选好歌后,会给他们戴上手铐、眼罩和耳机,开启大声的“ 单曲循环播放 ”。这种“ 单曲循环 ”将持续一整天、一个星期、甚至一个月。

每个嫌疑犯接受完“ 单曲循环之刑 “,都会变得很傻很天真,更容易老实交代。

囚犯 Ruhal Ahmed 在受访时说:“ 我宁愿被活活打死,这起码有心理准备。但单曲循环,是慢性洗脑,你无处可逃!

另一个英国汉子,在局子里死撑了 18 个月。直到他被戴上了耳机,强听 2pac的歌 20 天后,终于放弃了抵抗。他说:“ 用剃须刀刮鸡鸡这种痛苦,我都熬过了,却抵挡不住2pac!” 

“听久了就像鬼叫,像掉进了恐怖黑洞里,让人失去理智。我隔壁的哥们一直用脑袋撞墙。”

牢房里的老炮 Moazzam Begg 说自己更惨,他每天听的不是说唱,而是儿童曲《芝麻街》:“ 音乐超级大声,而且不断循环,这是老子受过最狠的惩罚。”

探员们表示,想达到最好的效果,选歌得有一套法则:“ 如果囚犯平时不听重金属和说唱,那就逼他们听阿姆、玛丽莲·曼森,很快就疯了。”

对有宗教信仰的人,就播反宗教的歌。对糙汉子,就给他播儿童曲、喵粮广告曲。对倔的人,给他播很容易呕吐的爱国歌、圣诞曲。

更残忍的是,他们还会把囚犯脱光,绑在凳子上,逼他听性感的小黄歌,达到最大程度的身心折磨。

高级官员 Hadsell 则认为,音乐是沟通的桥梁:“ 一般和他们玩个 24 小时后,他们大脑和身体的机能就会开始下滑,思路会减慢,那是我们进来审问的好时候。”

...

单 曲 循 环 5 小 时 后,

妹 子 变 成 了 疯 子 ,这 种 恐 惧 伴 随 生 死  。

有人说: “ 不单曲循环,因为懂得怎样尊重一首好歌。”顿顿红烧肉,再闻到肉味儿只想吐,已经没了当初的美味。

有两个妹子并不相信,于是就做了个测试,在房间里听 5 个小时《蒂芙尼的早餐》。一开始两个人还像捧着步步高点读机,满脸写着 so easy,最后直呼救命。

循环了 2 个小时后,妹子乔安娜开始因为歌词,陷入了失恋状态。而切尔西却觉得这歌词,完全是个发牢骚的婊子,越听越生气。

第 4 个小时后,她们已经开始精神混乱,开始觉得自己就是“ 蒂芙尼 ”。歌手本人也在推特建议她们:“ 不要再听下去了,疯了可别怪我。”

终于迎来第 5 个小时,两人已经崩溃了。正常说话时,都会情不自禁蹦出歌词。她们说:“ 这下完蛋了,我的 DNA 被这首歌改变了,它会一直在我身体里,直到我死。”

事实上再喜欢的歌,也抵挡不止“ 单曲循环 ”的强烈攻击。这种伴随生死的恐惧,开始让人对“ 循环 ”这件事小心翼翼。

​(图片来自网络,如涉版权联系补充来源)

...

应了那句老话,对某人单曲循环,如果他杀不死你,你就会更强大,比如意外地收到一副耳机。所以最近,你最不想听到的歌是什么?

​​

转载请注明来自潮库|CKOO,本文标题:《“室友一放吴亦凡、HHH,我就想给她打钱。”》

喜欢 0 发布评论
发表评论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