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DA》与《CLB》,当代「艺术」vs「流行」

许多 Kanye 和 Drake 的粉丝,正「自发式」地进行着一场比较,在《Certified Lover Boy》新闻下,有人讨论着《DONDA》,对比着广告牌和专辑周边,融合出新一轮「流行现象」;

而《CLB》专辑封面设计者,同样是 Kanye 青睐的艺术家,从这一关键点上,或许能看出大家到底在「比较」什么

 

在各自投放的广告牌、

专辑周边等事件中,

粉丝们自发地进行着对比:

Drake 新专《Certified Lover Boy》在发布前,于美国各地进行了「广告牌」式宣传,广告牌内容包括对 TS 到 21 Savage 等歌手的 Featuring 阵容介绍,以及一些标语;

而 Kanye 也进行了城市间的广告牌宣发,使用白底黑字,简洁明了地让「DONDA」成为醒目标识;

由于 Kanye 与 Drake 之间的 beef,以及两人专辑间隔不到一周的发布时间,不少粉丝认为,这也是 Kanye 与 Drake 的「暗中竞争」;

有人将这两幅广告牌同场出现的景象,拍下照片,并配文问道:“ Donda or CLB?”

两张专辑的周边,也被《GQ》以「Kanye vs Drake Is also a Merch Battle(周边竞赛)」为标题,进行比较;

Drake 自然选择与 Nike 合作周边,且更多地使用标语,而 Kanye 则让 Balenciaga 创意总监 Demna,来操刀其周边设计;

Drake 和 Kanye 的 T 恤周边

二者发售价格相差无几,有人则表示道在 Demna 的加持下,《DONDA》周边似乎更具「性价比」。

在专辑的相关新闻下,也能看到二人的粉丝,也自发进行着较量,Kanye 粉表示「DONDA > CLB」,以及「很多人听 CLB,只是为了拿它与 Donda 对比」;

而 Drake 的粉丝则觉得:“ Donda 输了,CLB 可以 carry 整个 2021 年。”

另一个被加以比较的,是 Donda 和 CLB 两张专辑的封面;

Kanye 这一边,推翻了之前所有被预测的视觉设计,最终选择「全黑」作为《DONDA》的封面;

有趣的是,Drake 则是邀请了 Kanye 青睐的艺术家——Damien Hirst,为其进行专辑封面设计。

 

封面而论,

推翻一切预测的「全黑」,

和掀起疯狂恶搞的《CLB》:

在《DONDA》发布前,关于封面的预测,网络上流传着各个版本

从艺术家的视觉作品,到 Kanye 母亲 Donda 儿时的照片,粉丝均予以合理的解释,但最终 Kanye 则选择了全黑;

Drake 则在《CLB》发布前,便已于社交媒体上,曝光出其专辑封面:由 12 个孕妇 Emoji 组成的图像;

Drake 的官方媒体 @drakerelated 也出面证实,该设计出自英国艺术家 Damien Hirst 之手。

一些粉丝也开始解读这个封面,认为 Drake 是用孕妇形象,来表达延后近 9 个月才「孕育」出的新专;

但很多人则提出了「批评」,认为这一设计十分「懒惰」,用 Emoji 复制排列,不应是一位知名艺术家的作品:

“ 是 Damien Hirst 艺术生涯最差的作品 ”

“ 我认为是 Damien Hirst 把 Drake 给骗了 ”

“ Drake + Damien Hirst = boring ”

...

via._borisc

而还要你在社交平台上,搜索 Drake 的这张《CLB》,就会发现已经掀起了对专辑封面的「疯狂恶搞」;

网友们铺天盖地的二次创作,似乎制造出了歌曲之外的某种流行;

via.goodmondayspaper

drippy_sneakz,setsnailco

caudalieus

正如前文所说,许多人正「自发式」将《CLB》与《DONDA》进行对比,于是大家发现,Drake 邀请的 Damien Hirst ,也是 Kanye 所青睐的艺术家;

而 Kanye 收藏、并分享的 Damien Hirst 作品《The Incomplete Truth》,也一度被粉丝认为会是《DONDA》 封面。

鸽子在福尔马林中盘旋,并悬浮在空中

售价 100 万英镑

从 Drake 邀请 Damien Hirst 设计封面,以及 Kanye 花 100 万英镑,购买 Damien Hirst 的作品,亦可看出他们在视觉设计传达中,所偏爱的侧重点,也有所不同;

相较于粉丝们的「全方位对比」,于两张专辑封面中体现出的重点,或许更能体现,大家到底在比较着什么。

 

流行 vs 艺术,

Damien Hirst 作品中,

有 Kanye 与 Drake 的偏好:

关于 Damien Hirst,我们之前详细介绍过,他创造出天价 OW 涂鸦鞋款的儿子 Cassius Hirst的作品中,而在 Damien 的作品中,也能找到类似《Certified Lover Boy》封面设计的美学;

如其最为著名的「波点画作系列」,便和此次 Drake 新专封面一般,以色彩波点进行排列组合而成。

这些波点画作,也是 Damien Hirst 作品中,最具视觉冲击力和「流行性」的作品;

根据画作的大小,和波点的多少,其价格从数千美元到几十万美元不等,许多人认为,这看起来十分简单,但其中的色彩与间距,却异常讲究;

Supreme 和 Vans 等单位也曾在与 Damien Hirst 合作时,使用了其波点画作的元素。

美国艺术机构 MSCHF 在去年初花费 3W 美元,买下了一副有 88 个色彩波点的画作,再将该画作,手工切割为 88 个波点,以每个 480 美元的价格出售,火速售罄;

剩下破洞的纸,更是以 26 万美元的价格出售,可见,Drake 对 Damien Hirst 的喜爱,更多地是偏向其作品中标志性的「流行性」以及「话题度」。

另一边,Kanye 购买的《The Incomplete Truth》,则是来自 Damien Hirst 的 Natural History 系列;

这个系列中,常将动物标本,浸泡于福尔马林,加入许多装置、雕塑,让生命保留不朽的形式,沉思着自然与死亡。

左,The Child's Dream

右,Pigs Might Fly

这些作品,既是从死亡中寻找美学,也是对生命的状态,加以倾诉,一些宗教内容也被运用其中;

如在《Saint Sebastian, Exquisite Pain》这一作品中,用年轻的公牛,寓意圣经中的殉道者圣塞巴斯蒂安。

而前文提到的《The Incomplete Truth》,也颇具宗教意味:福尔马林封锁着圣经中象征希望的鸽子,既是传递「希望」,也可以理解为,「没有希望」。

我们也能发现,Kanye 对 Damien Hirst 的喜爱,更多地侧重于,在宗教或生死内容上的艺术表达。

Drake 和 Kanye 两人,在同一个艺术家身上的不同偏好,也体现着《CLB》和《DONDA》的截然不同;

延续 Lover Boy 概念的《CLB》,是 Drake 一贯的「热门单曲」制造方式,以及对「流行」的注重;

而不断推迟、完善的《DONDA》,更多是 Kanye 对生死、宗教等内容的反思,以及「新艺术」形式的探索。

或许大家在对比 Drake 和 Kanye、《CLB》和《DONDA》时,也陷入了「流行」与「艺术」的比较;

以至于很难定义出真正的高与低,面对各自进行着极致操作的《CLB》和《DONDA》 ,我们则应该开心可以见证此般的「竞争」。

相关推荐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DONDA》与《CLB》,当代「艺术」vs「流行」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