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ke Archive 中永远的「圣杯」——Nike Waffle

Waffle 于球鞋圈中散发着别样光芒,而在 2010 年,被 Bill Bowerman 用来创造出 Waffle 鞋型的那台破旧华夫饼机,在某个后院的垃圾坑中被发现;

重新出土的「圣杯」,犹如 Waffle 当下在鞋圈中的影响力一样地位极高,而这些,绝不仅是单靠 sacai 联名系列,就能够完全展示的。

  

 

sacai 通过改造,

让 Waffle 再次「一战成名」,

OW、CDG 同样助攻,

下一双联名仍是重磅:

去年 Sacai 与 Nike 的再度联乘,沿用 Waffle 鞋型创作,黑白和红白蓝配色 Vapor Waffle 一经推出,即风靡国内外 icon 以及穿搭博主;

在我们年末的调研「2020 年 Top3 联名」中,Vapor Waffle 得到玩家们的高票支持,两款配色的市价,也分别为 4k8-7k 和 3k8-6k6;

之后再有黄绿和酒红两款配色发售,同时亦曝光更多配色的 Vapor Waffle;

当中橙紫配色,则与元年配色版 Nike Waffle Trainer 十分相似,而白生胶配色的曝光,再次让该联名鞋款的讨论度升级;

此外,Jean Paul Gaultier 去年宣布,将把下一个时装系列,交由阿部千登势打造,之间迸发的火花,也率先在 Vapor Waffle 上呈现;

阿部千登势实现了对 Waffle 的再次改造,高帮造型也首次出现在 Waffle 鞋款之上。

而如今 Vapor Waffle 的成功,离不开 2019 年 sacai 与 Nike 合作 LDV Waffle 引起的效应;

19 年鞋圈大环境,仍是 Air Jordan 占主导、Dunk 系列已重燃,「古老」的 Waffle 鞋型,恰好与 Sacai 理念相辅相成;

阿部千登势以 Waffle 鞋型作蓝本,创作出全球火爆的 LDV Waffle,多位品牌主理人和明星们争相上脚,目前市价也较为昂贵;

在这之后,设计师以及玩家们,似乎对 Waffle「重燃」兴趣,Waffle 也随即加入到 Off-White x Nike 的「解构主义套餐」之中;

此前已数次与 Nike 打造 Waffle 联乘的 CDG,也在阔别三年之后,于去年再次推出了 CDG x Nike Waffle Racer 2,市价在 2k-3k 元左右。

 

 

Waffle「圣杯」之名来源,

助推 Nike 销售额爆炸式增长,

一场属于 Nike 的蝴蝶效应:

1971 年,Blue Ribbon Sport 结束了与鬼冢虎的关系,并正式更名为 Nike,同年 6 月 18 日,首次使用 Swoosh Logo;

前文提到的 Sacai 与 Nike 的合作,也再次使用了 1971 年的 Nike Logo;

配合全新的公司以及 Logo,Nike 创始人之一 Bill Bowerman,决心要创造一款「全新的运动鞋」,这是 Nike Waffle Trainer「诞生前的序幕」;

Bill Bowerman 开始着手设计一种「全新鞋底」,替代跑步运动员惯用的硬钉鞋,亦希望能够适应泥土、草皮等环境;

就在 1971 年底的某个上午,Bill 的妻子,正准备使用一个「旧式的华夫饼机」做早餐,让 Bill 茅塞顿开;

他拿起这个华夫饼机,直奔实验室,拿出两罐聚氨酯混合物,倒入华夫饼机中,希望能获得如「华夫饼般纹路」的鞋底材料;

但因为忘记喷洒「防粘材料」,导致无法打开机器,便将其丢弃,更换了一个新的华夫饼机进行试验;

那台被 Bill Bowerman 废弃的旧华夫饼机,在 2010 年,意外地被人在垃圾坑中找到;

随即 Bowerman 家族 联系了 Nike 历史学家 Scott Reames,在亲眼见到了这个象征 Nike 辉煌开端的破旧机器后, Scott 对 Nike Waffle 赋予了「圣杯」的评价。

说回 Bill Bowerman 的实验,在成功后于 72 年制作了 12 双 Nike Waffle Racing Flat Moon Shoe;

鞋款的命名,是由于鞋底留下的足迹,与宇航员在月球上留下的足迹相似。

这 12 双跑鞋,分发给了跑步运动员们,在 72 年的奥运田径选拔赛中着用,在之后的慕尼黑奥运会中,田径运动员们也皆着用此鞋;

Waffle Moon Shoe 在慕尼黑奥运会中大放异彩,之后经过不断调整,Nike Waffle Trainer 在 74 年正式面向公众发售;

《时代》杂志评价道:“ Waffle Trainer 的诞生,是美国历史的一部分。”

「圣杯」Waffle 所具备的力量,十分强大,在 70-80 的十年间,Nike Waffle 及其衍生鞋款,成为最畅销的运动鞋;

Nike 年销售额,从 1000 万美元飙升到 2.7 亿美元,1980 年,Nike 在美国运动鞋市场上已获得 50% 的市场份额,亦在同年 12 月上市;

而创造该鞋款的 Bill Bowerman,成为运动鞋领域的传奇人物,拍档 Phil Knight 评价他是「运动鞋领域中的代达洛斯(希腊神话中的伟大艺术家)」。

Nike Waffle 的「历史及艺术价值」,体现在 2019 年 Sotheby's 的一场拍卖中;

作为当年「12 双初代之一」、并是唯一一双没有磨损过的 Nike Waffle Racing Flat Moon Shoe,拍出了 47 万美元的高价,不负「圣杯」之名;

该拍卖价,超越了 17 年拍卖的、乔丹在 84 年奥运决赛中穿着的 Converse 篮球鞋;

随后该记录在 2020 年,被乔丹在 84-85 赛季脚下一双带有亲签的 AJ 1 Chicago 打破。

  

Nike Waffle 系列壮大,

各种创作与延伸性,

让「圣杯」之名延续:

 

目前,Nike Waffle 系列所具有的鞋型,除了 sacai 等联名外,还有 Waffle Racer,Roshe Waffle Racer,Waffle Racer 2X;

Waffle Racer Crater,D/MS/X Waffle,以及今年推出的 Waffle One,和即将复刻的 Waffle Trainer 2,这些「分支」也各有特色:

Nike Waffle One

今年才推出的、基于 Waffle 鞋型改造的新款,重叠设计的鞋后跟,半透明网眼布鞋面,会让人感觉到 sacai 系列的影子;

目前推出灰白、黑白等多款配色,以及另一重磅联名 Whitaker Group x Nike Waffle One,带编号限量 500 双,将于 2 月 26 日,仅在 Social Status 的线上网站和线下店铺独家发售。

Nike Waffle Racer Crater

由至少 20% 的可回收材料制成,外底和中底均采用 Nike Grind 橡胶制作,鞋身外观则增加了多个针脚缝线的细节。

Nike Waffle Racer

诞生日期比 Waffle Trainer 晚了两年,复刻次数却多不少,并分别与 Off-White 和 CDG 展开联乘;

与 Waffle Trainer 相比,前掌位置的鞋底橡胶,向上包裹了部分鞋面,提升了防侧滑性能。

Nike Roshe Waffle Racer

2016 年,Nike 将 Waffle 和 Roshe Run 鞋底结合,提供额外的舒适感,开发出更具有现代感外观的 Roshe Waffle Racer。

Nike Waffle Racer 2X

加厚了鞋底,并使用缝线 Swoosh,鞋面类似半透明蝉翼材质,将经典外观,与未来主义和解构设计融合。

Nike D/MS/X Waffle

D/MS/X 是 Nike 推出的创新系列,去年发布的 D/MS/X Waffle,是对 78 年推出的 Nike The Sting 低帮跑鞋进行现代化改造,沿用 Waffle 外底,实现现代与经典的结合。

Nike Waffle Trainer 2

更注重于还原 70 年代复古外观,鞋面使用麂皮和尼龙材质,此次复刻带来 Starfish 和 Midnight Navy 两款 OG 质感配色,预计将在 2 月末发售。

与 sacai 等单位联乘所带来的效应,深厚的历史底蕴,以及 Waffle 系列的壮大,让这款 Nike 的 Archive 鞋型,始终流淌着随时能够涅槃重生的血脉。

相关推荐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Nike Archive 中永远的「圣杯」——Nike Waffle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