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风格:从WTAPS、Yohji到 Ki 味、 RO 捆绑男孩

上周我们在话题中,和大家回忆了一番#曾痴迷/已脱坑的风格,从陈冠希大 M 到江浙沪高街,乃至较新的长谷川、Vibe 风,都成为大家的退坑话题;

而以 FOG、ASSC、VLONE 等为代表的穿搭,则已成为很多人身上「消失的风格」。

 

无法再把 Wtaps 当信仰,

当年花很多钱买了 Visvim,

现在却发现「没衣服穿」:

@sia:“ 东京留学+生活 10 年,聊聊 Wtaps ,曾经算是信仰,基本每一季发售,都会去门店买两件,从经典四袋到 Vans 联名;

退坑是在这两、三年,原因主要两方面,一是迎合年轻市场的设计变化(当然对品牌是好事);

二是 Wtaps 在国内大火,发售需要排队后,店员态度愈发恶劣,以及给贩子留货等事件,让我无法再将它视为信仰。 ”

@匿名:“ 两三年前疯狂迷恋于某乐的工装熟男风,WTAPS、visvim、Dickes 874,还有近年的 EG,没少掏钱包;

MMJ 12 年的 M65 夹克,当时在日本找人带回来,花了好几千,已经退坑,一是审美疲劳,而且没什么穿搭性,太显矮;

经验是不要对某个风格太专一, 不然以后想尝试其他类型时,会发现花了很多钱,依然没衣服穿。”

via.匿名

@JongHung:“ 今年脱坑日潮,包括 WTAPS 和 Visvim 等,四五年前接触到,当时大学基本没人穿;

用为数不多的生活费,买了当季四袋和 vv 标志的 101,现在上班基本用不到,或者说,懒得再去搭配了,也代表摆脱上学时期的青春吧,步入新阶段。”

 

长谷川、Vibe 等,

较新的「现象级趋势」,

让他们一边自嘲复制人,

一边准备着退坑:

@W':“ 说说今年的 vibe ,不可否认自己是「跟风狗」,但会跟的早一点;

标志性单品,之前潮库文章提到的 85 AJ 1 、Gallery Dept. 的 remake,以及 RO Dunk 等都买了;

没想到年末,出现大批复制人,挺困惑的,最近在寻找一些小品牌、小众风格,不跟随火的东西,是未来准备研究的方向吧。”

◄ via.W'

@V个v:“ City Boy 玩家,去年痴迷长谷川 AH.H 栏目,「照扒」了 7、8 套造型,入手包括 SSZ 到后来的 Daiwa Pier39、Nautica;

去年末退坑,原因很简单,一是翻倍的炒卖价,二是对长谷川造型的审美疲劳,也或许是 Vibe 改变了我的审美… 。”

@Neer:“ 我这种,应该算从「Vibe」脱坑到 Vibe?一开始被 Clean 风格吸引,入手不少 Cargo Pants,后来被 Wook 等韩国人种草,Far 单品没少买;

以前自己很鄙视「复制」,奈何这种风格确实让人难以自拔,潮库之前推文看完挺有共鸣的。 ”

@otto:“ 近两年开始痴迷 Vtg ,有段时间只瞄准这种风格,当时觉得一是不会撞,二是价格相对便宜,及「自以为是」的逼格;

已脱坑,不是 Vtg 不好,而是国内越来越火,质量挺参差不齐的,国外批发价几刀的衬衫,店里直接卖 300+ RMB ,也是大环境问题。” 

 

「设计师粉」的退坑,

跟 Ki 味、Yohji 「仙人指路」、

RO 捆绑风有关系:

@钟Q:“ 13、14 年左右,被 RO 怪诞美学吸引,当时真的是巅峰,高价入了秀款羊绒大衣、皮衣等;

后来没那么痴迷了,「捆绑风」成为亚逼象征后,有段时间不敢穿出门,但看到惊艳设计还是会冲动,比如最新的 21FW ,傲视群雄的强,给我重回巅峰的感觉。 ”

@Harley:“ 19 年初接触 Kiko ,也算跟风刚萌芽的「Ki 味」,打折咬牙花 4、5k 入手夹克和西裤等;

今年退坑,被 20SS 的价格劝退,发售价高达 7k,炒卖到上万,真心冲不动了。”

@kop99:“ 西装风,19 年入坑,代表性单品这件 yohji 西装外套,当时在长沙一家买手店看到,犹豫好久忍痛买下;

到了 20 年冬天,开始有很多人穿,其实还没脱坑,但没有当时痴迷了,说白了,是我那「无聊的小众病」,加上各类假货出现。”

via.kop99

@aoao:“ Yohji 在这个话题应该拥有姓名,16 年时很痴迷吧,入手过 09 年「手系列」和「粉红骷髅系列」西服,现在二级市场价都很高;

退坑大概在 18 年末,社交媒体突然涌现大批「仙人指路」玩家,经典场面,则是亚逼青年穿着 Yohji 外套集体出街。”

 

潮流启蒙,

鲨鱼帽衫、大 M 仍会收藏,

但很少再穿了:

@潮泥滩璐飞:“ 当时鲨鱼帽衫 + EVISU 牛仔裤+ AJ,基本是最靓的仔,作为 BAPE 粉,年龄增长,开始尝试不同风格,但从未弃坑,不过「鲨鱼帽衫」真的是驾驭不了了。

18 年买入最后一个 BAPE x NBHD 联名黑白帽衫后,就没买过鲨鱼了,但从未离开 Bape,每年都会买 T 恤。”

@匿名:“ 高中最喜欢 EVISU ,陈冠希是亚太地区代言人,代表单品白色大 M 牛仔裤;

当时很多人追,甚至不吃饭也要买,虽然国内实体店很少,还是有人能弄到 no1,像我们这种玩家,只能买 no3;

真正开始喜欢陈冠希,也是因为 EVISU 那张代言照,如今也在坚持购买,但上身真的不多了,一条牛仔裤,自己养出来真的可以炫耀。”

@陈家成:“ 鲨鱼头卫衣 EVISU 牛仔裤 AJ,11 年读高中时,真的是「人上人穿搭」,几乎是每个男生的梦想;

哪怕只有一样,也会引起身边人讨论,只是卫衣变成衬衫,牛仔裤变成西装裤,AJ 也变成皮鞋。”

 

高价入手 C.P. Company、

alyx、HELIOT EMIL单品,

「机能玩家」仍感觉审美疲劳:

@Can:“ 当时喜欢 C.P. Company,除了必不可少的经典 google jacket,复古 Blazer,大衣也都很到位;

现在回头看,觉得很好笑,年轻的学生时代,偏偏喜欢穿的成熟一点。”

@壬元:“ 谈谈 HELIOT EMIL 吧,被它堪比时装、却带有机能内核的特质吸引,胸甲卫衣、液态长裤等都入过;

退坑是因为虽好看,但真「难穿」,液态裤那种面料,硬得走路刮腿,还有风格上的局限性,也因为吴亦凡上身,让它变得大众了。”

@uino:“ 大概 17 年,因为 Acronym 爱上所谓「暗黑机能风」,虽然贵,但拿到实物的面料、版型以及各种拆卸穿法,真心惊艳;

退坑一方面是财力无法入手更多款式,还有机能风被赋予的「恶趣味」,18、19 年很多人嘲讽。”

@wua:“ alyx,18 年刚接触时,真心喜欢它的设计,经典款式也有入手,退坑是因为常年「换汤不换药」的安全扣设计,审美疲劳了。”

 

「江浙沪风」风靡一时,

FOG、OW、SUP 等,

高街代表单品的退潮:

@Aas:“ 曾经喜欢 Sup x TNF,雪山、腰果,黑兵王等都有入手;

时间长了渐渐发现,自己被限量圈进来,但可能奥莱的撞鞋概率,不一定比限量高,跟风不代表适合,适合不代表贵,满足虚荣心罢了。”

@匿名:“ YZY 350 V2 刚火起来时,从 IG 模仿连帽卫衣 + adidas 运动长裤搭配,标志性单品 asss、vlone 等夸张印花品牌,至于退坑,则是这种风格早已脱离主流审美。”

@The Punisher:“ 最先没落的高街,应该就是 HBA,估计有些 00 后都没听过;

什么 Boy london、EVISU 牛仔裤包括前几年的 AntiSocialSocialClub,也都变卖或压箱底了,没设计只会印 Logo,消费者终会厌倦。”

@768:“ 那必须是「江浙沪风」,曾经一度跟风沉迷 Off-White™,那时读初二,攒了三四个月的钱,赶紧入了警戒线,有多火,简直就是杭州湖滨一抓一大把,脱坑快一年了。”

@iamvan:“ 流行 OW 黄色警戒线时,花一千多搞了条两米腰带,腰带扣都别到后腰了,就为露出来一截。

现在不知道放哪里了,想想也挺傻的,竟然热衷弄根破带子在身上玩捆绑 play.......”

 

跟随穿搭风格,

被束之高阁、

又重新穿回的球鞋:

@memories:“ 曾经痴迷 AJ 1,最爱配色黑脚趾,试过攒钱去二级市场,花 3k 多找贩子购入,鉴定为假,直接开裂。

之后迷上 SNKRS 等各 APP 和线下抢鞋活动,但逐渐陪跑,热爱已散去。”

@giry:“ Hoka 的鞋子,自己大概是从 AJ 1 跳坑到 Hoka,再退坑回 AJ1,原因应该是穿搭风格上的变化,迷 HOKA 那段时间,恰好很喜欢穿 Kiko 的单品;

退坑回 AJ1,大概是被氧化做旧的风潮影响,自己的 AJ1 放了那么久,也确实「对味儿」了。  ”

相关推荐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消失」的风格:从WTAPS、Yohji到 Ki 味、 RO 捆绑男孩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