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把自己改造的 Nike、Jordan 卖到 2k 美金?

继续讲讲客制师,之前说过有人通过旧物改造获得关注,而另外一些玩家,则通过当下火热的元素和单品进行结合,贩售起自己的 DIY 作品,从赚取“ 零花 ”到保持可观的收入,甚至成名之路也颇为“ 雷同 ”。

         

///

undefined

 

亚特兰大的 Jebidiyah Ryder,比起上述两位的玩法则更加大胆吸睛,一次偶然地为基础款卫衣,加上了恶魔角后,这件单品成了爆款,也得到 Skepta 亲自带货。

此外,一条被绣上不少玩偶的裤子、外套,令 Ryder 获得更多曝光率,这件单品还被 J Balvin 穿着登上了巡演舞台。

undefined

 

魔爪环绕着的 Rolex、沾满乐高的球鞋、贴满假牙的帽子,Ryder 的创意源源不断,贩售这些 DIY 单品,也得到了可观的收入,生意走上轨道,并成立正式的品牌。

 

由 Vandy 所创立的 On Vandy Lab,之前讲 bootleg 时聊到过,从以 99%IS 招牌式抽绳相仿的设计 DIY Nike 开始,就已成功令 J Balvin 等人进行消费。

 

以奢侈品牌 Logo 出发进行设计,也成为 Vandy 的品牌基调,各种带有 Dior Oblique 设计打造的衣服和裤子、以及 AJ 1、Dunk 等,也引起极高的发售呼声。

近来用腰果花打造的 AJ 1 与斜挎包套装,也因为激罕的 5 套限量发售,在其网站上迅速售罄。

 

得克萨斯州的 John Michael,起初以剪贴拼布的方式进行制作,后来尝试自己所喜爱的艺术或音乐作品,加入到单品上,令他得到了更多关注。

 

比如把《最后的晚餐》、《星空》等名画加入设计中,是他最爱的操作之一,或是加入 Kanye 的《ye》、Lil Uzi Vert 的《Eternal Atake》 等专辑封面。

还有 Playboi Carti 的《Die Lit》、TS 的《Rodeo》、或是神级动漫《Akira》等,这些经典之作在服饰或裤装上的体现,令“ 可穿着的艺术 ”成为其品牌 4x1111 的特点。

衣服领标处,以“ 这件衣服再也不会被重新制作 ”的 Slogan,对其稀有性进行强调,令 John Michael 贩售这些单品时,以 2 分钟过千美元的频率极速进账并售罄。

         

///

undefined

 

早前一款规格极高的 AJ 1 鞋盒套装,引来海外鞋头的关注,鞋盒外部以缎面构成,Swoosh Logo 以刺绣完成,鞋盒内衬以黑天鹅绒打造,并有代表限量发售 10 盒的数字。

 

鞋盒中,还有一双 DIY 而成的缎面 AJ 1 芝加哥,配上缎面格纹鞋垫,且配有一个黑色的缎布索绳袋。

这件引发热议的作品,出自柬埔寨球鞋修复师 Solomon Pech 之手,16 年离开工作近 10 年的物流公司,从一台缝纫机开始,提供老鞋换底的服务。

 

也打造了更多好玩的 DIY:在鞋舌处加拉链口袋,或把湖人刮刮乐 AJ 1 也做成缎面,而把 AJ 3、AJ 4 等后跟的塑胶片,DIY 成其他配色,则是他最受欢迎的一项服务。

 

来自多伦多的女玩家 Cereal Artist,用荧光色 PVC 材质打造的 AJ 1,或许你最近也看过,去年 9 月才开始尝试 DIY 设计,通过自学缝纫,凭借这双 AJ 1 及早前的 AF 1 Shadow,受到 J Balvin 等大咖关注。 

 

除了球鞋,她同样擅长把 PVC 材质用于各种单品:沙滩拖鞋、斜挎包、零钱包,以及早前受到极高关注的“ 快餐店三件套 ”。

 

被大肆传播后,有玩家更是直接向 Nike 建议,可参考其设计进行量产,而这位自学成才的创意玩家,亦正引起官方的注意。

 

         

///

undefined

 

正如我们早前曾介绍的那些“ 前辈 ”,获得 Nike 官方赏识,并展开合作,导致 DIY 玩家们,却更乐意将自己的单品,在社交平台进行贩售。

当越来越多人进入行业,“ 发展模式 ”也变得极为雷同,当中规律,或许可作为有此意向的玩家作参考。

 

一:滑手或先锋玩家带货。

 

除了 J Balvin 等人的亲自带货,亚特兰大当地滑板团队 shaughnduty,对 Jebidiyah Ryder 玩偶裤子进行演绎,也令品牌迅速爆红。

而 Vandy 则是通过找寻当地的青年意见领袖者,进行寄拍,收割显著的带货效果。

undefined

 

二:极限量的发售形式。

 

正因 DIY 产品无法批量生产,自带“ 超限量 ”噱头,以上品牌几乎每次的发售时间,都颇为随机,需买家密切关注品牌资讯。

 

Solomon Pech 的 10 个缎面鞋盒套装、Vandy 的 5 双腰果花 AJ 1、John Michael 的独一无二生产方式,都因为激罕数量,反而增强了单品的需求。

 

三:神秘的私人工作室形式。

 

在 Cereal Artist 的网站中,你看不到任何的单品贩售,而是需要通过一个密码,才能进入浏览;Vandy 在简介中,则直接挑明这是一个“ Private Group ”;

 

甚至做球鞋 DIY 的 Solomon Pech,也会与买家明确,只能由他本人亲自送货上门,而这样以私人工作室形式存活,小规模发售的方式,避免版权纠纷之余,也能令他们保持神秘度。

四:为帖文加上尽量多的 tag。

 

上文提及的女玩家 Cereal Artist,也是通过这种方式,在短短半年内就获得极多曝光率。

         

///

undefined

作为“ 野生 ”客制师们的单品,并不比知名客制单位的定价低,Solomon Pech 的网站中,缎面 AJ 1 芝加哥鞋盒套装,售价高达近 2k 美元且一售而空,替换球鞋塑胶片的价格,则为 120 美元。

做着“ 可穿着艺术 ”的 John Michael,网站中的单品,都以 120 美元的售价全部售罄。Vandy 售价 130 美元的 Dior Oblique Logo 针织毛衣,作为销量冠军而断货。

他们收到的评论中,亦不可避免地存在一些质疑声,在“ 乐高 AF 1 ”曝光时,有网友就认为“ 难看 ”;

 

有人直接列出了这双鞋的“ 成本 ”:超市里不用 50 刀就有 1500 块的乐高,加上 90 刀的 AF 1,却被卖出近 150 美元的价格。

  

博主@poserrboy 则认为,这个市场的兴起,多少受到“ 前辈 ”成功之路的影响,譬如制作奢侈品 bootleg、而被 Billie Eilish 喜爱的 Imran Potato,以及收集中古 Nike 帽衫,缝上花边的 Bentgablenits 等。

 

在这些已贩售 DIY 作品,和已成名、致富的玩家们影响下,他预计将会有更多的年轻玩家,携着自己的创意投入这个产业中。

相关推荐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如何把自己改造的 Nike、Jordan 卖到 2k 美金?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